相关文章

上海市政协委员建议出租车增收上下班高峰费

来源网址:

在提交今年上海“两会”的一份提案中,市政协委员、上海豪都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屠海鸣,为申城出租车行业做了一次“加减法”。“减去”深夜“夜间费”,白天上下班时段增收“高峰费”。

“夜间费”:乘客、的哥都不叫好

所谓“夜间费”,即按本市有关出租车运价规定,夜间23时至次日凌晨5时,出租车服务需加收30%的“夜间费”。也就是说,3公里起步费由原先的人民币11元涨到14.3元,第4公里至第10公里单价则由每公里人民币2.1元涨到2.7元。

屠海鸣在提案里说,夜间低谷时段,出租车“供大于求”,不愿多交“夜间费”的乘客们开始议价、拼车。此外,“夜间费”还肥了“黑车”。乘客为了节省开支,改坐更便宜的“黑车”。这让“正规军”生意冷落,晚上,酒店、宾馆、公共场所和马路路口等客人的出租车比比皆是。

随后一项随机调查显示:20个乘客中,赞成取消“夜间费”的高达15人。10个的哥里,有一半赞成取消“夜间费”。

提案建议,一是部分取消“夜间费”,收费时段缩短些,幅度下降些,吸引更多乘客夜间出行打的,降低出租车夜间空驶率,提高的哥收入;二是彻底取消“夜间费”。

“高峰费”:有限资源更多利用

与夜间打的生意冷清形成强烈反差的是,申城工作日上下班时段的出租车供不应求。到了雨雪天,马路上根本看不到空车。乘客打电话到出租车公司预约,也经常被告知:这一时段的车辆已订完。

对“的哥”而言,尽管高峰时段生意应接不暇,但也常会遭遇堵车,一个起步费跑半个多小时。“的哥”们说,高峰时段最不愿意做的就是短途生意。

屠海鸣建言,类似时段加收“高峰费”。一方面,调节高峰客流;另一方面,有利于调整出租车的客源结构。如果在高峰时段加收4元钱高峰费,3公里起步费增为15元。对短途客而言,平均每公里车费至少要增加1.3元;对于长途客而言,平均每公里增加的车费相应少了。

这样一来,一部分短途客就会改乘其它公共交通,把有限的出租车资源让给更多长途乘客。在欧美很多城市,出行高峰时段,公共交通都要加收“高峰费”,目的也是为了通过价格杠杆调节客流。(新闻晚报)